同志问答

主持人:Damien Lu (星星) 博士

好朋友和恋人之间区别是什 ...

哦开始 (先生) :

好朋友和恋人之间区别是什么,除了一个有生理上的欲望一个没有,那在心理上有什么区别吗?

Damien Lu :

“好朋友”不是一个很清晰的概念,甚至在每个人的心目中,定义可能都不一样,何况一个人一生往往有不止一个好朋友,有些还仅仅是一段时间或一个环境里的好朋友。恋人,对于大部分人来讲是一对一的,而且相互应该有非常清晰的承诺。

如果两个人谈恋爱不成功, ...

哦里 (先生) :

如果两个人谈恋爱不成功,发现双方并不适合在一起,那有可能成为好朋友吗?

Damien Lu :
可以啊,如果两个人都能懂得两者之间的区别。

谢谢星星老师回答,那么一 ...

奇怪的问题 (先生) :

谢谢星星老师回答,那么一个女性(没有性别认同障碍),从心理上和生理上把自己想象成男性,是不是只有女同性恋才能做到?女异性恋是做不到的?谢谢

Damien Lu :

从性幻想角度,都能做到。

星星你好,我是男性,我今 ...

奇怪的问题 (先生) :

星星你好,我是男性,我今天问的问题会比较偏,我们人和人之前,是可以做到感同身受的,比如,一个朋友(不论性别)因为什么伤心了,把自己想象成他(她),设身处地的去体会,自己也能体会他的伤心。但是人和其他动作之前为什么不能做到感同身受呢,比如小狗狗受伤了,即便我们换个角度把自己想象成小狗狗,我们却一点也体会不到它们的伤痛呢?是不是人和其他动物不是一个物种呢?

Damien Lu :

人与人之间,其实也不能完全做到,但也有人,确实能够感受到动物的伤痛。

星星老师,你说过:安利, ...

椒房殿 (先生) :

星星老师,你说过:安利,在美国是没什么市场的,大多数美国人从未听说过这个公司。

今天,听一个做安利的朋友说:安利公司的董事长(史提夫•温安洛)是美国商会的主席。
这是真的吗?

Damien Lu :

这是美国商会官网上公布的高官名单,你自己看看:https://www.uschamber.com/about/leadership

您好,我是一名高中学生, ...

屠航飞 (先生) :

您好,我是一名高中学生,我并非同性恋,,但对相关的话题敏感度一直较高,近来临近毕业,准备报考法学系,大学里想用四年时间研究婚姻平权法案,希望能写出一篇真正有用的论文,
因此,询问一下有关近几年来中国有关同性恋人群婚姻合法化进展

Damien Lu :

很赞赏你有这个兴趣,不过我建议你研究一下世界各国推动同性婚姻的历史。中国推出同性婚姻,其实是跳过了几个我认为是必须的历史阶段,所以目前其实没有什么进展,因为缺乏更基本的东西。

您好,请问日本大阪同志三 ...

小白 (先生) :

您好,请问日本大阪同志三温暖(北欧馆与大吉等),不知是否其经营合法?如可以自由入内泡温,可是里面有搞色情,老板仿佛视而不见,又会否有警察临检呢?thank!

Damien Lu :

这处于一个灰色地带,警察大致是知道这些场所的存在,但较少干预。

老师您好 我今年17岁了 ...

17岁 (先生) :

老师您好 我今年17岁了。我是一个HIV病毒携带者。还还患有梅毒。经过治疗 梅毒滴度1:8。 昨晚我和同学喝酒 喝多了 一个喜欢我的人在我很昏沉的情况下给我口交了。虽然头晕 我记得很清楚他其实也就口了二十下左右。摩擦了几下生殖器。还深吻了。 我现在很害怕 HIV应该不会传染给他 因为没做别的我载量也是零 但是我很怕梅毒会传染给他 请问我们做的这些,还有我这个滴度还是有可能传染给他吧。我好怕 我不敢和他说 但是好像又必须要说。

Damien Lu :

传播HIV可能性几乎是零,不过梅毒还是有可能的。你应该鼓励他定期做性病检查,而不是仅仅因为某次经历。

确切的说对他的感觉应该是 ...

Wong (先生) :

确切的说对他的感觉应该是“喜欢”谈不上爱(爱这个词太强烈了)。他的性倾向是我推测出来的。因为现在冷静下来回看之前所有聊天记录,一开始作为普通朋友聊天的时候每次都是他先主动和我说话,我的回复基本都是一两个字,或者简单的句子。但是我发现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心态有了变化。对方是在用一种“撩”我的口吻和我说话。比如:1.我看到你朋友圈在推荐XX电影,我也特意去看,真的好好看。2.第二天和你约你出来见面,头天晚上我激动的睡不着在床上翻来覆去。3.你为什么回家那么晚,凌晨才睡觉,跟什么不良少年在一起啊,我吃醋,等等........

以上这些让我心态才有了变化,对他的感觉从普通朋友变成了“喜欢”。后来我问他,我们深夜都还在聊微信,是不是在恋爱,他回复:“哈哈哈哈。”这就让我很迷惑了。于是微信上就告诉了他我是同性恋,和真实的我自己。他居然立马说:“我们一起约出来吃饭吧,那种感觉就像是约我dating。但是dating几次以后
我又再次面对面告诉他我的想法。我的规划:我问他我们的关系要不要进一步,他说当普通朋友,我听了就告诉他,我其实对他是有好感的,以及我对我自己未来的规划和看法,并且告诉他,我为了怕我接下来越陷越深,尽早的告诉他我心理的感受后,如释重负,轻松了好多。他当时“貌似”很想对我说什么,反正看他的样子非常艰难,很痛苦,很焦虑的想对我说什么,就像句子到嘴边,到牙缝,就是没说出来,我看他那样子,猜,大概是要对我出柜?(不知道)然后打断了他,告诉他,觉得难以启齿就不要说了,等做好心理准备再说。(其实我觉得我当时就是猪,应该听他说出来,就不会有后面这么多的烦心事,因为万一是拒绝我也说不准呢。何必现在猜猜猜)过了两天又dating了一次,就是去看电影。影厅里的温度很低,我觉得要试探他一下让我死心,于是就说我的手太冷了,捂一下,他二话不说就申过来紧紧的拉住,想想也是醉了。(一个巴掌拍不响,要他是个直男我已经告诉的他那么明确了,完全可以拒绝,停止dating)但是他的这些信号对我来说都是告诉我他是GAY啊且对我有好感。

于是就有了之前提问中的困惑。

我觉得我像遇到了一个“深柜”GAY,对我忽冷忽热的。感觉这种人非常自卑啊,自我认知相当不足啊。我貌似也帮不上他,而且和他相处,感觉我也会被拖垮,让我状态不好。或者是遇到了渣直男,专门玩弄感情。真是66666.....这种人应该让他自生自灭吧。我要躲的远远的吧。

后来我微信上给他留了最后的言,告诉他,没搞清自己喜欢男人还是喜欢女人之前,请不要来没事乱“撩”人,很讨厌的。想清楚再来联系。

But 现在我就是有点心情低落,居然遇到”烂挑花“这是什么鬼呀。有种失恋夹杂着被骗,被甩,希望落空的复杂心理。不知道什么时候心情才会好,要删除他微信吗?感觉他以后也不会联系我了。

-------------------------------------------------

Wong (先生) :
星星,我在1月初认识了一个男生,相貌,谈吐,性格都还喜欢。一开始相互加了微信,从他和他的对话中我觉得他很在乎我,但碍于我不知道他的性倾向,我只有和他出柜了,并看他的反应。他的反应是继续和我聊天,相互试探,约饭。我觉得这样让我的状态比较不好,不是我想要的自己,于是在一月中旬和他谈了。告诉他我的心里感受,告诉他我爱他。我觉得这件事已经表白完毕,我心里放下这个人了,整个我的状态一下就变得很好,但是他依然对我各种暧昧,于是昨天一起看电影的时候相互拉了手。当天晚上他态度突然冷淡,第二天说我的行为过界,让我以后注意。瞬间蒙了。经过思考我告诉他,为了避免再次陷入痛苦,我决定不和他来往,语气坚决且重。同时告诉他我想要的是什么样子的人。我做的对吗?心里有点小失落,但不严重,求老师安慰。

Damien Lu :
这样处理没什么不好,不过,一月初才认识就已经爱上了?而且还是在不了解对方的性倾向之前?这些值得你反思反思。

Damien Lu :

没必要心情不好,恋爱本来就是通过了解而淘汰很多人的过程,这是完全正常的。微信可以删了,不是为了他而是为你自己。

老师: 您好^ ^! ...

龙 (先生) :

老师:
您好^ ^!我是一名高一的男学生,目前遇到了一个困扰,就是每日频繁的性幻想。
我自小就是想象力比较丰富,喜欢幻想各种场景、故事之类的。但自从感觉自己有了明显的性意识之后,特别是受到一些同性情色视频、小说的刺激(常常忍不住看),每天想象的内容也逐渐变得有些绮乱,甚至严重干扰到了我的正常生活。虽说谁家少年不思春吧,但是我走在路上望见一个比较养眼的帅哥心里马上就会浮现出一幅他把我摁在身下ooxx之类的情景,有一种原本轻松闲适的心情瞬间就被玷污了的感觉;还有吃饭、写作业、上课时面对着男老师也会浮现出一些老师x学生的淫乱场面;还发展出了一种恋物癖的迹象,就是面对着同性的鞋子(尤其是篮球鞋和拖鞋)特别有一种按捺不住的冲动,甚至有几次真的趁着人不在拿来自慰......
读了一些关于青少年自慰的文章,我也认识到其实这很正常,并开始要求自己:自慰是自己的事,起码不能越过道德和法律的底线,而且次数最好一周两次(事实上感觉自己每天性欲都好强,是该忍还是随心调适呢?)情况有一定改善,但是这种幻想实在太恼人了,我现在都有些害怕与同性尤其是高大一点的男生同处哪怕是一起走都会很紧张,道别的时候发现自己后背全是汗。而且上课、做作业的效率也大打折扣。但我也实在是找不到还能怎样去解决了,那些画面总是缠绕在脑海中挥之不去,我究竟该怎么办呢?

Damien Lu :

性幻想,只要不全部付诸行动,没有什么问题,所谓不是全部,就是指有些是不能做的事情,比如幻想别人的物品可以,拥为己有就不行了。

至于自慰,不知谁说的最好一周两次,这是没有科学根据的,如果你欲望而且方便,一天几次完全正常,这是因人而异,没有必要“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