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问答

主持人:Damien Lu (星星) 博士

包皮,割还是不割?

爱白网(www.aibai.com)
作者:Damien Lu(星星)
本文首发于:飞赞网 www.feizan.com


[[包皮环切术|环切]](circumcision),也就是将包皮部分或全部割除,有很悠久的历史。

五六千年前的古埃及文献,就已经记载了这个行为。中东地区的很多古老文化和宗教,都提倡将新生婴儿环切,犹太教更认为这是神的旨意。直到今天,[[割礼]]仍是犹太教信徒的一个常见行为。割礼时父母要举办一个party,请来亲朋好友,然后由专门受过训练的割礼师(mohel)主持割礼并实施环切。本来按照信仰,是应该由孩子的父亲做这个事情的,但可想而知,并不是所有的父亲都能做到,所以现在几乎都由mohel来代做了。

顺便说一句,古代文化并不都推崇割礼,古希腊文化就是反对环切的。因为古希腊审美观中,有包皮的阴茎才美,而且他们把包皮看作阴茎的掩护,他们认为即使全身裸体,除非把包皮摞后,露出龟头,才算全裸。所以大家知道古希腊人参加运动,包括奥林匹克比赛是不穿衣服的,但他们并不认为这是裸体,因为有包皮遮挡龟头。如果看一下现存的古希腊雕塑就会发现,里面的男性都是有包皮的。


古希腊的审美观,只要有包皮包裹龟头,就不是裸体

近代医学,曾经认为环切有利于卫生,所以很长一段时间,医院常规性的给新生婴儿施行环切。但是最近几年,这个概念已经改变,原因主要是一些科学研究显示,虽然接受环切的婴儿出生不久,但由于相关的痛苦,是有可能给孩子带来长期甚至终身的对性和亲密的恐惧的,也有些研究显示,做过环切手术的人,性敏感度和性快感会降低。

近年来,虽然有些研究显示,环切能够降低感染一些疾病(包括HIV/AIDS)的可能,但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效果良好到令医学界因此提倡环切。

从社会态度上角度,近年来西方出现了一些反环切组织,他们认为常规性对婴儿实施环切是很不人道的,剥夺了他们的人权。他们呼吁应该等孩子到了18岁,由自己决定。这个提议,当然本身也有争议,因为婴儿做环切,与成年人做环切,风险度和痛苦上是有很大差别的。

现在美国医学协会的立场是:“几乎所有的学科学会和医学机构的立场,都不建议给新生婴儿常规性进行环切,我们支持的,是给家长提供准确公允的信息,以供他们作出决定。”(Virtually all current policy statements from specialty societies and medical organizations do not recommend routine neonatal circumcision, and support the provision of accurate and unbiased information to parents to inform their choice.)

至于成年人做环切手术,从医学角度,一般是为了解决医学问题。最常见的是包皮过紧,导致勃起时疼痛,或者无法令龟头外露,严重的甚至影响性功能。另外也有些人,有顽强的真菌感染,在药物治疗无效的情况下,也可以考虑环切。除了这些原因之外,从医学角度,成年人不应考虑环切。

环切手术,像所有手术一样,是有一定风险的,术后感染是最常见的,但只要处理得当,不会有长久问题。较为严重的环切手术后遗症,包括过多的疤痕组织出现、尿道口紧缩、或性快感降低。有些接受环切手术的人,即使术后痊愈良好,仍然觉得降低了龟头的敏感度,导致性快感降低。

至于有些人为了外观而做环切手术,这更是最好不要考虑的。为了外观而冒风险,很不值得,何况有人是专门喜欢有包皮的阴茎的。西方的gay色情片里有一个类别,叫做uncut,就专门是由有包皮的演员拍摄,供喜欢包皮的人观看。

由于医疗原因接受环切手术,术后必须严格遵照医生指导护理,降低副作用发生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