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问答

主持人:Damien Lu (星星) 博士

我觉得自己快要走向死亡边 ...

拉钉 (女士) :

我觉得自己快要走向死亡边缘了,我是一名女同性恋,一直在这种压抑和痛苦中了。觉得自己一辈子都完了。分手之后更有这种感觉,她是和我相识五年的人,从高中到现在。我以为她会一直陪我。她跟我分手的时候说,需要个男人,不想和我在一起了。后来这段时间我处于更压抑的状态,觉得像我这种同性恋,根本没活在世上的必要,社会不会接受,父母不会接受,最重要的那个人,一句想找男人就离开了。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是不喜欢男人,也想逼自己去喜欢,当一个正常人。真的好痛苦,生活怎么就那么艰难,好像女同性恋者更没有生活的权利,是弱势群体。我快被这种思想压死了,我快撑不住了……我该怎么办!!

Damien Lu :

这其实是你自己内心的误解和被灌输的偏见在作祟。你难道以为异性爱情就不可能破裂么?就不可能不被父母认可么?性少数群体确实是弱势群体,面对这个现实,人们有两种选择,一个是相信自己是异类、“没有生活的权利”,一个是去证实弱势群体的成员并不一定懦弱,而是仍然有勇气活出自己的精彩。选在在你,不过也许接触一些其他女同能给你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