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婚姻赢得支持的启示

  仅仅一年前,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还不敢支持同性婚姻。历史上,选民几乎从没有对哪个政治议题如此迅速地改变态度。在这个问题上,自由派人士正在一个又一个国家占据上风。皮尤宗教信仰与公共生活论坛(Pew Forum on Religion and Public Life)称,如今支持同性婚姻的美国人多于反对者。这一转变令全世界的左翼活动人士感到振奋。他们在地球各个角落的昏暗办公室里喝着咖啡,辩论着他们能从这场胜利得到什么收获。从移民到“反毒品战争”,同性婚姻为左翼人士指明了种种问题上的获胜途径。这个经验就是:左翼人士不必采取托尼•布莱尔(Tony Blair)式的右翼政策。相反,他们所需要的,只是盗用右翼人士使用的语言。

  1914年,“全世界工人阶级”斗志昂扬地开赴战场相互交战(指第一次世界大战——译者注)。自那以来,左翼人士发现,他们最钟爱的许多信仰难以推销。和平主义、国际主义、公民自由以及反种族主义在选民中极少激起共鸣。一些左翼核心政策很受欢迎:良好的公共服务,让富有的人们为他人掏腰包。不过右翼总是拥有最讨大众喜欢的立场:对少数人群的鄙视、仅与自己家人同甘共苦的愿望、对军队的尊崇,诸如此类。

  同性婚姻运动能够奏效,主要是因为这一运动从右派那里借来了“家庭价值”这类语言。同性婚姻本身是个次要问题。实际上,极少有同性恋想要结婚。以2001年首次引入同性婚姻的荷兰为例,专长于性与生殖方面的健康和权利问题的研究中心Rutgers WPF开展的一项调查表明,约50万人称自己是同性恋者。然而从2001年到2005年,这些人中只有3%步入了婚姻。

  起初,许多同性恋运动人士对同性婚姻嗤之以鼻,觉得这是在模仿异性人群的习俗。然而,同性婚姻运动被证明是一种框定同性恋解放这个议题的绝妙方式。同性婚姻的概念突出了信奉古老家庭结构的传统夫妇。通过年届八旬的美国同性恋寡妇伊迪丝•温莎(Edith Windsor)这样的榜样人物,同性恋活动人士战胜了保守主义者。

  盗用保守主义的语言是一种战术。而隐藏在这种战术背后的,是对对手态度的改变。也就是说,你试图去理解和尊重对手的立场,而不是将他们视为愚蠢的偏执狂。保守主义者关心“家庭价值”,嗯,同性婚姻也可以打出家庭价值这张牌。与此类似,在美国,提倡枪支管制只有用“保护我们的孩子”这种保守主义语言才能被人接受。

  在改变敌手方面,纳尔逊•曼德拉(Nelson Mandela)堪称榜样。他对于向已接受自己理念的人们夸夸其谈从来不感兴趣。相反,他在监狱中逐字逐句学会了南非白人压迫者使用的语言——南非荷兰语。(约翰•卡林(John Carlin)的《与敌人战斗》(Playing the Enemy)一书对此有精彩叙述。)曼德拉对他的南非白人狱警练习自己学来的南非荷兰语。他还曾研究过南非白人的历史。他告诉难友,南非白人不是殖民者,而是非洲人。1989年,他会见了态度死硬的南非白人总统彼得•威廉•博塔(Pieter Willem Botha),并以自己的魅力折服了博塔。当时曼德拉用南非荷兰语与博塔展开了对话。他以渊博的知识讨论了南非白人在布尔战争(Boer War)中的斗争,并告诉博塔,黑人的斗争正是前者的当代版本。曼德拉践行了他和他的同志沃尔特•西苏鲁(Walter Sisulu)所称的“普遍尊重”:尊重你的敌人,他将因此回报你。

  曼德拉对于对方的尊重是发自内心的。几乎没什么同性恋运动人士能作出同样的声明。然而,他们仅仅是敷衍地提了一下“家庭价值”,就说服了福克斯新闻频道(Fox News)的比尔•奥雷利(Bill O'Reilly)这样的人。上个月奥雷利曾表示:“支持同性恋的一方拥有令人信服的理由。”然后他痛斥奥巴马不关心同性恋者。

  另外,左翼人士的视觉语言也十分重要:你的观点越激进,你就越需要显得保守。有关这一点,可以去看看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我有一个梦想”演讲的视频。他所说的有关希望他的“四个孩子”将“依据他们的品格优劣而不是他们的肤色”来得到人们评价的那句话,措辞极端保守,而且是由这位身着深色西装、打着领带的牧师以最谨慎的方式说出的。

  在推进一项又一项事业时,自由主义者不得不盗用保守主义者的语言,因为他们自己的言论很少能够奏效。比如他们提倡平等的呼吁通常无人响应。多数选民似乎认为,提出这一观点的是那些来自底层的贫穷家伙。英国工党(Labour)前顾问埃尔斯贝特•约翰逊(Elsbeth Johnson)表示,工党在1999年根除儿童贫困的斗争最终被证明与“英国其他人所关心的东西完全脱节”。

  相反,左翼人士应该借用有关效率的保守主义语言。不要宣称,教贫穷的单亲妈妈如何与她们的孩子玩耍有助于穷人,而要将此举包装为防止孩子们长大后无法就业的一种廉价方法。或者还可以盗用右翼人士有关财政纪律的语言:将“反毒品战争”斥为一种没有意义的资金浪费。不要以和平主义者的理由反对军事行动,而应该把军事行动称为建立在政府债务基础上的堂吉诃德式的异国冒险。奥巴马少数赢得人心的语句中,有一句就是有关“在美国国内(而不是在阿富汗)开展国家建设”的言论。

  向已经接受自己信念的人夸夸其谈,是任何年老的白痴都能做到的事。而说服博塔和奥雷利这样的人需要一些特别的技巧,不过这是可以做到的。

作者为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
译者/简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