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雪,“跨性别者”

上海骄傲节是为期一周的LGBT群体的盛会。它自2009年以来旨在通过艺术、夜生活和社会活动引起LGBT群体(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者和跨性别者)的重视。同样,也令顽固的传统主义者产生兴趣。我们通过与这个城市中L、G、B、T成员中的分别一位进行会谈从而参与到一些骄傲节活动中。以下是我们的发现。




落雪是一位30岁的MTF(男变女)跨性别者。她来自位于中国北方的山东省。已在上海居住了近四年。她的名字“落雪”意思是“落下的雪”,是她为自己选的别名。

SmSh: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感觉到和同龄人不同?
落雪:我开始觉得我和别人不同是在小学的时候,因为在学校,他们将你分成两组——男孩和男孩一起,女孩和女孩一起。我小的时候真的很听话,所以别人怎么我就怎么做。然后当我长大一点,我开始对总是把我和男孩子分在一组的想法感到不舒服。

SmSh:那你对这样的感觉是怎么处理的?
落雪:直到2007-2008年,我才上网和开始读这类东西,阅读相关的东西让我觉得世界上还有其他人和我一样,这给了我宣告那才是真实的我的勇气。当然,你知道的——这是我想实现我的人生的方法。

SmSh:做这个决定,对于你来说困难吗?
落雪:其实也没有那么难。我没有给自己压力要自己一直表现得像个男孩或是男人。

SmSh:你的家庭呢?他们作何反应?
落雪:关于这一点,我还没有告诉我的家人。目前,在我的日常生活中,我穿着完全女性化,但是回家看父母的时候,我打扮得更中性化。我确定他们感觉得到我的不同,但是我们从来没有公开地讨论过这件事。为什么两方都没有讨论过它的原因是…我想是因为我们都知道,一旦这个问题被提出并且公开地谈论,所有的事情都不会回到原来的样子了。

SmSh:你认为中国大众对跨性别者最大的误解是什么?
落雪:嗯…很难讲。事实上我觉得中国大众对跨性别者的一个很大的误解是他们的寿命不长。但是其实,不是这么回事。

SmSh:你做过(变性)手术吗?
落雪:没有。我还没做过手术。但是我目前在吃激素。我从2009年初开始吃。上班时我打扮成女人,但是,我还没做过手术。

SmSh:你打算以后接受手术吗?
落雪:是的,我确实打算将来接受手术。但是因为做手术需要钱和时间来辞掉工作。以我现在的情况还不能支付这样的手术。当我存了足够的钱,并且手术不那么妨碍我的工作的时候,那么是的,我会接受手术。

SmSh:你觉得MTF(男变女)的经历和FTM(女变男)的经历有什么区别吗?
落雪: 各有各的难处。我实际上不怎么了解FTM,因为我真的没怎么接触过。但是我知道的是,当关系到(激素)药物时,FTM会简单容易很多。对FTM,你需要吃的药物有特定的几种,然而对于MTF,有那么多不同品种的药物,但没有总结性的说明应该吃哪些、应该怎样组合,所以每个人都必须弄明白哪些应该吃、药量——什么对他们有作用。

SmSh:对你来说,吃激素是怎样的?
落雪:目前在中国,没有医院或医生能开激素或药物的处方(针对我的情况),所以我必须上网搜索自己应该怎样吃药。我基本上从网上论坛获得信息,也通过同样吃这种药的朋友们获得相关信息。我还在网上向这种情况在他们那里更常见得其他国家的医生咨询,但是当然,在网上,你不能确定他们是真正的医生。

SmSh:上海的跨性别者群体是怎样的?是否存在这样的群体呢?
落雪:这很难说,因为跨性别群体的主体在接受手术之后,他们差不多都以手术后的性别开始生活,所以他们并不真正加入这样的群体或在论坛上谈论他们的生活。就我所知,这里并没有那么多,但是我确定其实上海有很多隐藏的跨性别人群。也许。

SmSh:上海大众对变性人或跨性别者有什么样的反应?
落雪:你知道,上海相对中国其他地区真的是一个开放得多的城市。不管你去哪,你必须出示你的身份证,当人们看到我的身份证照片,在我解释的时候,他们并不真的对我表示怀疑。但是,比如说,在山东,我的家乡,人们最后真的检查我而且对着我的身份证看很久。

SmSh:你约会的情况时怎样的?
落雪:在这个领域还有不少困难。现在这里还存在很多对变装者和跨性别者的误解。如果你已经做过手术了,你就可以大胆前行,作为女人生活。对我来说,我的外表看上去是女人,但是仍有一部分,如果发现了,是会变成很尴尬的情况的。我自己不是很主动地走出门去约会,因为我对自己有各种各样的担心。

SmSh:你在寻找的是什么样的人?就是说,作为一个MTF,你认为自己是男同性恋还是异性恋或是…?
落雪:关于我,我可能是双性恋。是的,男性和女性我都能接受。而且据我所知,有很多人都是那样的,但是当然,有一部分人的取向是完全的偏向一方或另一方的。

SmSh:你将来想结婚,组成一个家庭吗?
落雪:大多数人(像我一样的人)都结婚了,他们在变性手术之前结婚,所以他们是和那些理解他们的情况的人结婚。当然,我希望能有丈夫而且未来能结婚,但是我对此没有报很大希望。我准备独自生活,但是一旦我有想法和方法,我不会拒绝收养一个孩子的。

SmSh:关于你现在的家庭——有对他们公开自己身份的打算吗?
落雪:由于我家现在的状况,我想晚一些与我的父母谈论这个问题比较好。但,是的,循序渐进的,对父母公开这件事是很好的。

SmSh:最后,你期望哪些活动,上海骄傲节或甚至是同意参与这次的采访,会被大众理解?
落雪:我没有特别的信息想要被接受的。基本上,我只希望人们能更加理解变装者和跨性别者。我希望人们不把我们当作不正常的人看待——我们是你们的其中一员。同性恋和跨性别者的形象大部分依旧是负面的,所以我很高兴我们可以以完全不误导别人的方式讲述自己的故事。我很感激受邀参与进来。

(SmartShanghai网站,作者Cindy Kuan,爱白志愿者小明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