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恋婚姻的幸福指南(一)

编者按:美国著名杂志《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在六月刊发长文《 同性恋婚姻的幸福指南》,旨在推动同性恋婚姻的合法性。

翻完这篇文章的时候,美国加州联邦上诉法院已经宣布推翻否定同性恋婚姻的合法性的《加利福尼亚州8号提案》,现在,该州承认同性恋婚姻的合法性。

爱白国际新闻编译团队认为该深度报道/评论,既有非常扎实的科学理论依据,又能提供丰富的生活经验,所以我们认真编译了这篇文章。

翻译并且编辑这篇文章花费了我们将近一个月的时间。 文章非常长,我们将分篇陆续刊登在爱白网上。十分感谢星星博士在编译过程中提供的帮助,译者杨芸小姐功力深厚,字字珠玑,许多句子翻得十分出彩。我们在编辑的过程中无数次不厌其烦地相互沟通,力求完美。

然而我们也深知,事无完美,原链接附于编者按之后,欢迎广大朋友们阅读并指正。

我们希望,这篇《幸福指南》能让更多在LGBT事业上奋斗的朋友们有理可取、有据可依。而说小一些,亲爱的读者,则希望读到这篇文章的你,能更坚强更勇敢地追求你自己的幸福--无论你是异性恋、同性恋,你所做的努力,都和你自己的幸福息息相关。

(原文链接:http://www.theatlantic.com/magazine/archive/2013/06/the-gay-guide-to-wedded-bliss/309317/?single_page=true)

--甘填


“早上孩子们的事都是我来做,她都见不着孩子们。不过每天都是她去接孩子放学,做晚饭。”Isabelle如是说。

  调查显示,同性恋婚姻往往比异性恋婚姻更幸福。那么到底同性伴侣们能给传统婚姻中追求幸福的夫妻一些怎样的启示呢?

  非常讽刺的是,虽然婚姻似乎正一天天地濒临灭绝,但是同性恋婚姻已经成为这个时代最典型的民权斗争。美国人民也开始晚婚了:美国人口调查局的数据显示,男子首婚年龄为28岁,女子为26岁,而在1950年,这组数据还分别是23岁和20岁。不仅同居率一路飙升,更有越来越多的人选择过单身生活。大多数美国人还是会选择结婚,只不过大部分婚姻还是以离婚收场。(就算美国现在的离婚率比起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已经有所下降,它还是高于大多数欧洲国家的。)总而言之,这些状况构成了一个并不稳定的体系,就是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社会学家Suzanne Bianchi所说的“建立伴侣关系与再建立伴侣关系”。这种关系使人们的感情逐渐淡化,家庭也分崩离析,最终导致大家都纷纷放弃婚姻。

  婚姻或许需要等待,但是人们却迫不及待想要生育。美国国家婚姻与家庭研究中心仔细研究了疾控中心人口调查局所提供的数据,并得出了惊人地发现:女性生育第一胎的平均年龄要早于她们首婚的平均年龄。也就是说,未婚先孕的现象非常普遍。具有本科学历的人大多有相对稳定的婚姻关系,而其他人的婚姻就显得摇摇欲坠了。在美国的女中级知识分子(有高中学历或毕业于社区大学的女性)中,竟有58%都是未婚妈妈。这不禁让人想起格鲁乔·马克思的经典段子“我不会加入任何让我入会的俱乐部。”只不过在这儿得这样理解:你或许也好奇为什么同性恋人们也想介入到这种提心吊胆的居家生活,因为随时可能有商品回收员来拿走那些没付清货款的家具,——就连消防局局长都想把这家叫“婚姻”的俱乐部给关了。

  同性恋婚姻的反对者们却不依不饶。他们认为对同性恋婚姻的纵容就是对传统婚姻的扼杀。这个观点早在今年三月美国最高法院就两起同性恋婚案进行审理前的口头辩论和案情摘要中就已经提到。其中一起案件就是对《婚姻保护法案》核心内容的宪法层面的挑战。这份于1996年签署的法案将婚姻界定为一男一女的结合,并且禁止联邦政府承认同性婚姻的合法地位。此外还有一份封杀同性婚姻的文件:加州八号提案。该法案在2008年经投票通过后,又于2010年被推翻。在最高法院开庭前,该法案的辩护律师Charles J. Cooper就预测:同性婚姻会从从改变“婚姻规范”开始蚕食传统婚姻制度。

  关于同性婚姻会损害婚姻的概念来自于两个方面:第一是关于婚姻生活的宗教信仰,第二则是世俗保守派对与美国生活可能发生广泛变化的担忧。这里有几个显著观点:男性和女性在家庭生活中扮演着不同的角色;孩子们也需要最好和他们有血缘关系的爸爸妈妈;还有就是婚姻的核心:生儿育女。在最高法院就加州8号提案的辩论过程中,Elena Kagan法官问Cooper他反对同性婚姻的主要原因是否是因为异性夫妻间可以生育子女,而同性伴侣间不能。Cooper回答说:“是的,这正是我们的核心观点。”他还强调“如果不对婚姻体制加以性别约束,那么随着时间的推移,该婚姻体制就会逐渐受到威胁。”

  贯穿这个观点的,还有一个信念,那就是人们普遍认为父母应该把婚姻看做是一个“唯一且永久”的结合。这个定义是在普林斯顿大学的Robert P. George教授与人合写的《什么是婚姻?男人与女人之间的博弈(What Is Marriage? Man and Woman: A Defense)》一书中提出的。由此看来,婚姻就是为了抚养孩子和约束大人行为的规范约束(人们必须相信“一婚到死”而不是“至死不渝”了,’til death do us apart变成了long slog ‘til death),而不再是基于快乐和和陪伴的精神上的结合了。那些批判同性婚姻的批评家们都是正派人士,他们都担心美国的孩子们都生活在不稳定的家庭环境中,比如一个苦苦支撑的单亲家庭或是一个看似牢靠的短暂的未婚同居家庭。他们还担心同性婚姻的蔓延将会最终切断原本就若有若无的孩子与婚姻之间的纽带,并会让人们认为一个父亲或母亲为追求个人的幸福快乐而抛家弃子的行为也是合情合理的。

  面对批判,同性婚姻的拥护者们反驳道,同性恋伴侣间想结婚的原因有三:第一,完全是为了家庭福祉;第二,为了给孩子提供一个好的环境也是他们考虑结婚的主要因素;第三,同性恋作为一个在社会上饱受歧视的群体,连传统夫妻间最起码的权力都得不到。面对说同性婚姻会改变婚姻的指控,拥护者们辩护说,在美国,同性夫妻也和千万异性夫妻一样,在家庭生活中配合的天衣无缝。Gary Gates是一位人口学家,现供职于洛杉矶大学法学院下属威廉姆斯研究所,他则表示:“那些说同性婚姻会将传统婚姻制度蚕食鲸吞的言论——它们很难蒙蔽我的双眼。”

  话说回来,那些批判或许也有理,只是也许不是他们认为的那样呢?或许同性婚姻也许真的可以改变婚姻,但是能让婚姻良性发展呢? 至少可以这么看,对同性婚姻的大量宣传并没有使婚姻变得不堪一击,反而使更多的异性恋者对婚姻重燃热情——至少短时间内的确如此 。但是,更大的改变或许在这里:同性婚姻提供了一种两个人如何平等生活的新模式,继而引领传统婚姻生活步入21世纪。比起过去,现在的婚姻关系已经是相当平等了,男女双方也都更乐在其中,但它也没有摒弃关于过去那些束缚婚姻的条条款款。最终,大家就还是又陷入了陈规带来的压力以及怨念而难以自拔。另外一些人则面对心中潜滋暗长的期待,他们期待过更好的生活,却受困于自身经济条件的限制——他们自然就无暇步入婚姻的殿堂,继而成为了单身者了。

  同性伴侣们没法按照传统的性别规范来进行各自分工,因此他们选择用与众不同的方式来对待婚姻生活。从性生活到闹矛盾,从抚养孩子到做家务琐事,他们必须一一敲定家庭生活的每个细节,来尽量避免依靠传统的假设来规定各自的任务。这些都是同性伴侣们给所有的夫妻都带来的启示。评论家们告诫人们要警惕“无性别”的婚姻制度,但如果在无性别婚姻中,女士们不再被设定成需要负责孩子的教育和起居,做晚饭,办生日派对,还有午夜喂养及周末大采购的家庭主妇的话,必然有许多异性恋的妇女会激动到哭喊着迎接它的到来。

  此外,同性婚姻可以起到对照试验的作用,帮助我们认清,婚姻困难中哪些方面是真正植根于性别,哪些方面则并非如此。。越来越多的社会学家为了弄清到底什么是男性什么是女性,也开始将同性恋人与异性恋人进行对比,并得出了一些惊人的结果。在传统婚姻中,有这样一个现象:提出离婚的往往是妻子而不是丈夫。经过艰难调查,社会学家们勉强把这一差异的原因归结为性革命和妇女经济生活的独立,另外,丈夫们已经难以取悦自己的摩登太太了。耐人寻味的是,在挪威和瑞典这两个同性恋伴侣们在二十几年前就可以注册合法关系的国家(健全的的同性婚姻制度也于几年前出台),女同恋人们的分手率几乎是男同恋人们的两倍。如果和女人结婚都满足不了女人,那婚姻出现问题就怨不得男人了。或许女人就是这么挑剔,也或许她们自己都不知道女人想要什么,这些都有待我们今后慢慢考证。

  在过去的几年里,支持同性婚姻的势头越来越猛。同性婚姻的支持者们把握住了这一机遇,适时将支持策略调整为积极地组织普选,而不再是反对那38个州颁布的禁令。在2012年,缅因州、 马里兰州和华盛顿州都相继选举通过了同性婚姻合法化议案。此前,哥伦比亚地区就已经通过了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议案,成为了第七个经由立法机关或法院规定了同性婚姻的合法性的美国州,目前,还有四个州正推动同类议案的通过进程。最高法院预计将在未来几周内裁定同性恋婚姻的相关规定。此前那两宗同性恋婚姻案件的口头辩论结束后,许多法院观察家们都预测,此案所涉及的《婚姻保护法案》的内容会被看做是联邦政府对州政府家庭法确立的干涉而被驳回,从而迫使联邦政府承认同性婚姻。加州八号法案则可能会有几种结局。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本可以认定不受理,因为并没有加州政府官员并为其提供辩护,只有禁令发起者出庭辩护。如果解除该禁令,则意味着同性恋婚姻在加州的合法化。另外,联邦最高法院也可以作出不包括其他任何州的裁决(不论是驳回还是维持原判)。其他状况可能性较小的结果包括,法院用加州八号法案来宣布禁止同性婚姻违反联邦宪法,令同性婚姻在全国合法。(编者注:6月29日,美国加州联邦上诉法院已经宣布推翻《加利福尼亚州8号提案》,该提案否定同性恋婚姻的合法性,现在,该州承认同性恋婚姻的合法性。)

  无论最高法院最后做出怎样的裁决,同性婚姻的星星之火都将继续在美国国土上蔓延。那么未来,婚姻制度又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对传统婚姻制度的影响也不明确,可能近在眼前,也可能远在天边;可能短暂,可能悠长,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个谜。